有氧

毛主席一个办法打败李奇微:你打你的磁性战我敲我的牛皮糖

时间: 2023-11-27 14:24:34 |   作者: 有氧


  • 功能特点

  “自愿军总的政治任务是轮流作战,消除美英军九个师,则可处理朝鲜问题。”1951年5月,的菊香书屋内,毛主席在听取了自愿军参谋长解方、第3兵团司令员陈赓的报告之后,拿着卷烟深思了一下,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在打法上,我赞同彭总提出的政策,应该不断轮流各个消灭敌人。这便是一个‘零敲牛皮糖’的办法。咱们的每一个军,打一次消灭战,应该以完全、爽性的消灭敌一个营为方针。一次运用三四个军、或许略微多一点的军力,有时机就打。其他部队则休养生息,以备再战。几轮作战下来,假如能在夏秋冬三季内将敌人削弱,那明春则可进行大规划的攻势。”这不是毛主席第一次对朝鲜战场提出定见,但却是很重要的一次。此刻,抗美援朝的前四次战役都已完毕,尽管优势还在自愿军一方,但战场态势并不让人达观!回想自愿军入朝之初,从前一度运用迂回、交叉战术,在各条阵线上碾压敌人。刚刚经历过解放战役的兵士们,有着极强的纪律性和战术素质。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自恃兵器先进,一点点不把中国戎行放在眼里。其成果自然是一败如水,遭到了迎头痛击。前三次战役,自愿军把阵线推过了三八线,乃至占据了汉城!

  可是,一个人的死却成了美军反扑的关键。1950年12月23日上午10点,美军的前哨总指挥——第八集团军司令沃尔顿·哈里斯·沃克,在一次外出时出了事故,经抢救无效逝世。而被调过来顶替其方位的,便是参加过诺曼底登陆的马修·邦克·李奇微。李奇微是第一个将自愿军视作对手、而且乐意动脑筋的美国将领。他经过了研讨,发现了自愿军的一个丧命短板:后勤供给。自愿军缺少运送车辆,粮食、弹药等物资,只能由兵士们贴身带着。人力当然比不了机械力,所以每个兵士身上,仅能带着一周左右的物资。也因而,自愿军的每一次攻势,仅能继续一周。这个发现,被李奇微称为“星期攻势”。知道了这个规则后,李奇微指定了相应的战术。他指令美国陆军,在和自愿军交火时,在开战的第一周不要拼死反抗,而是恰当撤退,坚持敬而远之的节奏,耗费自愿军弹药;一周之后,等自愿军的粮弹耗费得差不多了,再建议全面反击!他称自己这种战术为“磁性战术”。

  “磁性战术”一经运用,效果很明显。第三次战役中,自愿军尽管在三八线以南日新月异,但却一直没有办法大规划杀伤敌人!1951年1月15日,李奇微指挥美军忽然反扑,给自愿军第50军和第38军造成了巨大的丢失。很快,美军又找到了自愿军的一个短板:缺少重装备,攻坚能力不强。所以美军一旦铁心防卫,自愿军的战果就会大打折扣。在第四次战役中,邓华副司令员指挥39军、40军和42军的8个团,对砥平里建议进攻。此刻砥平里的防护部队是美2师23团、法国戎行的一个步卒营、一个炮兵营和一个坦克中队。他们在李奇微的严令之下坚强防卫,竟然让自愿军在两天之内都没能处理战役!这种状况,在朝鲜战场的各个旮旯都在产生。原本自愿军的既定方针,是每次反击都可以消灭敌人团一级以上的战役单位。可是现在,这个方针现已越来越难以实现了。

  面临新的局势,自愿军被逼着改动本身的打法。首先是彭德怀司令,觉得为保证成功,应该将自愿军的击破方针定敌人营一级以下单位。而毛主席在听取解方的报告后,又做出了更详细地指示:已然敌人运用磁性战术贴住咱们,那咱们就干脆不进行大的交叉移动,而是依托安定的防地,反过来以小的攻势,一点一点地击打他们。每一次耗费敌人一点点,终究积小胜为大胜,抵达战略意图!这种战法,很像中国南方乡村吃牛皮糖的办法。牛皮糖是当地一种用稻米、麦芽糖制成的糖块,一般一块有几斤或十多斤重,又硬又黏,想要大口吃是底子咬不动的。正确的办法,是用铁锤一点点把它敲成小块,然后再吃。终究,十几斤一块的牛皮糖也会被渐渐敲光。毛主席正是以此为比如,形象地阐明积小胜为大胜的道理。所以,这种战法就被叫成了“零敲牛皮糖”的战法。

  很快,自愿军兵士就在战场上,成功地实践了“零敲牛皮糖”战法!1951年5月22日,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进入第三阶段。自愿军开端北撤之时,李奇微指令手下的摩托化步卒、炮兵、坦克组成特遣队,在空军的保护下,施行强烈反扑。“磁性战术”的威力再一次闪现!5月27日,自愿军第20军、第26军斜插至五圣山、平康、新岱里以北,进行阵地防护战,阻敌北进。6月1日,第26军抵达坐落金化城东北1.5公里处的鸡雄山,当即着手构筑各种工事,发掘坑道,预备和敌人打一场持久战。一切的表象,好像预示着自愿军又要打一场飞虎山、汉江那样硬碰硬的阻击战。6月10日,美第二十五师抵达鸡雄山以南地域,派出斥候侦办。自愿军第230团得知敌人动向后,派出部队突击了这一小股敌人。成果杀伤对方70余人,还缉获一批、文件。

  6月13日至18日,美、加、韩三国戎行在140余辆坦克、以及飞机、重炮的合作下,开端向鸡雄山前沿阵地进攻。自愿军兵士依托工事,以较小的伤亡,顶住了这一波波进犯!这期间,还呈现出了王兆才、张胜坤等一大批战场典型,他们有的独自一人守阵地,有的展开小型的侧翼突击杀伤敌人,让他们一直难越雷池一步。但连日的作战,也让自愿军耗费极大。尤其是兵器弹药,现在现已绰绰有余了。19日,韩军第三十团又以2个营的军力,强攻鸡雄山东部507高地。自愿军为了避敌矛头,先撤下了来。敌人攻上阵地后,守备上呈现了懈怠。自愿军看有隙可乘,便当即建议反击。成果仅20分钟,我军就夺回507高地。接下来的几天,状况都是大致遵从白日敌人占领主阵地、晚上自愿军再夺回的形式进行。自愿军将反扑的战术发挥到极致,节奏和方法常常改换,打得美军晕头转向。简直每一天,自愿军都能获得几十人到上百人的战绩。更让人叫绝的是,兵士们经过缉获竟然处理了弹药问题,这线团现已很疲惫。经军首长决议,由第229团替换了他们。而敌人也逐步发现再打下去,状况也不会有改变,所以抛弃了进攻。

  鸡雄山阻击战,并不是一次规划多么大的战役,可是依然可歌可泣!自愿军苦战近20个昼夜,先后毙伤敌2300余人,击退美军第25师35团,重创韩军第9师。而自愿军伤亡547人,敌我伤亡份额抵达了4.2∶1。更重要的是,战役的方法是典型的“零敲牛皮糖”战术!自愿军不好敌人硬拼,先是诱敌深入,然后再忽然建议反击,歼敌一小部分。终究积小胜为大胜,遏止住了敌人的进攻气势。战役完毕后,鸡雄山阻击战被编入我军步卒分队的战术教材,也被美国西点军校列为步卒战术研讨课题。后来,自愿军在1951年秋季的防护作战、1952年春季作战、1952年秋季反击战中,都屡次运用“零敲牛皮糖”战法。因为此种战法不寻求大交叉大迂回,李奇微的磁性战术底子发挥不了效果。在闻名的上甘岭战役中,自愿军展开了“冷枪冷炮”运动,自愿军狙击手对敌人的个别进行了无情的冲击。几个月下来,打得他们连上厕所都不敢!“零敲牛皮糖”战法,就这样被运用到了极致。这在战役史上,无疑算得上是一个奇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