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氧

废弃电器电子回收处理体系将迎大变革

时间: 2024-06-22 17:59:58 |   作者: 有氧


  • 功能特点

  近期,各地纷纷出台消费品以旧换新政策,释放出更多换新补贴利好消息,汽车、家电的更新换代将创造万亿规模的市场空间。目前,市场上的政策效应正在慢慢地释放,家电等将迎来以旧换新高峰期,随之产生的废旧家电将被如何来处理?怎么来实现回收再利用?

  相关统计多个方面数据显示,我国2023年冰箱洗衣机空调等主要品类家电保有量超30亿台,可以说拥有庞大的家电制造和消费体量。在2009-2010年期间,我国就曾开展家电下乡、惠民工程、以旧换新等大规模刺激消费活动。

  从我国家电产业高质量发展历程来看,家电更新换代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现在已迈进从有到优的新阶段。家电行业相关专家提出,此前通过家电下乡等进入市场的产品已经十多年了,到了更新换代的时期,现阶段政策的拉动,不仅是以旧换新,更多是消费升级。

  根据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发布的家电产品安全使用年数的限制,冰箱、空调的安全使用的时间为10年,洗衣机及干衣机、吸油烟机、燃气灶、电热水器的安全使用的时间为8年。我国没有实行家电强制淘汰和报废年限,但从目前现存的家电存量来看,家电报废高峰期已经到来。

  安全使用年数的限制对家电意味着报废吗?没出毛病的电器一定要更换吗?实际上,安全使用年数的限制是对消费的人的一个提醒和建议,超过安全使用年数的限制后,安全风险会增加,需要多留意,同时也鼓励消费者使用品质更好、更安全的家电。从行业来看,安全使用年数的限制更多是规范二手家电市场,区别于早先旧家电品质鉴定的标准,成为家电流入二手市场的门槛,目前二手产品也在制定性能等级评估标准,规范二手家电市场发展。

  业内人士多认为,相比往年,今年新出台的以旧换新政策形成了一套设备更新、产品换新循环利用、标准提升等的组合拳。从国家到地方,从企业到消费的人,各个层面都释放出利好,整体看来,政策的力度更大,政府主导力量增强。不过,目前补贴行为大部分还来自企业行为,部分消费者也期待政府层面拿出更多真金白银的政策,让人们获得实实在在的补贴。

  随着家电等消费品以旧换新的推进,将有大量废旧家电淘汰下市,这些废旧家电将被如何处理?

  通常来看,淘汰家电有二手、回收、私拆三个去向。目前,部分“互联网+回收”公司实现了对再生资源回收全产业链的整合,上游可对接生产企业、下游可对接回收人员和拆解企业。

  家电回收企业爱博绿创始人兼CEO唐百通介绍,其公司不仅对接生产企业,还为个体消费的人提供家电回收平台,消费者如有废旧家电需要回收,可以用手机小程序直接下单,并全程追踪家电的去向,实现快速估价、在线预约、上门回收、现场结款等功能。整个回收体系基于数字化系统,形成了全流程可追溯。

  据介绍,该公司从2020年开始陆续与广东、广西、河南、安徽等地合作,参与到家电以旧换新中。“相比往年,今年政府出台的消费品以旧换新政策补贴力度更大,这也将促进更多消费者参与以旧换新。仅去年一年,我们平台回收的废旧家电就达到1000万台,除了二手家电,其余全部进入下游的拆解企业。”唐百通说。

  废旧家电通常会从回收企业流入拆解企业。2009年,国务院颁布《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率先在“四机一脑”(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空调、计算机)领域,实施以基金制为核心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也就是说,生产企业通过缴纳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的回收处理费用,经过专门机构统一组织回收处理,拆解企业按照实际完成的处理废弃电子科技类产品的数量,经过审核,可获得相应的基金补贴。截至目前,全国共109家处理企业享受基金补贴,解决能力达1.64亿台。

  拆解企业处理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要符合国家相关资源综合利用、环境保护、劳动安全和保障人体健康的要求。通常一件废旧家电进入拆解企业环节后,经过初步分拣到拆解线上后,要经历解体、破碎、除尘等多道工序,分解成铁、铝、铜、塑料等工业材料,再分运到下游公司。下游企业收到这些拆解下来的材料,会进行回炉再加工,如铜材料会生成粗铜块,或精加工做成铜棒、铜板、铜带,进入工业领域。

  作为主要承接京津冀地区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的企业之一,位于河北廊坊的河北万忠环保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是全国109家正规拆解企业中的一家。

  该公司相关负责的人介绍,按照往年处理量,企业每个月平均有10多万台的拆解量,是行业中拆解量较大的企业。“高峰期时,仅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器、微型计算机的四机一脑,就已经把50多亩的场地占满。随着以旧换新政策出台,全国还会有大批量家电淘汰,拆解量预计也会增加。”

  相关调查显示,一台废旧空调通常可拆解出55%的钢、17%的铜、11%的塑料、7%的铝,拆解出的材料,经过加工成为循环新材料,可以用在杯子、汽车等产品上,仅一台废旧空调拆解出的铝材可以制造190个易拉罐;一台冰箱可拆解出9kg塑料、38.6kg铁、1.4kg铜和0.6kg铝,利用这些再生资源可以再造45个塑料储物盒、50个350ml易拉罐、1400g铜条和38.6kg哑铃。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王永刚介绍,废旧家电中的塑料能达到30%,现阶段的家电拆解塑料回收利用率较高,根据2023年对废塑料回收量的统计和测算分析结果来看,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废塑料回收量为170万吨,占比达到9%,而这些回收的塑料做成原材料,可再利用到家电、汽车等多领域,凡是进入到正规拆解渠道的废旧家电,除了特别的材料,拆解下来的塑料基本都能实现回收再利用。

  “全国109家拆解企业,自2018年起处理量年均超8000万台,截至2022年,共约7.7亿台废电器进入规范处理企业处理,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气调节器和微型计算机等规范回收处理率超40%,获得铜、铝、铁、塑料等资源超700万吨,助力减排固态废料2.6亿吨,可节省潜在环境污染治理成本近600亿元。”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秘书长于可利表示,这有效防控了重金属污染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环境风险。

  今年起,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处理基金停征,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资金支持列入相关目录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的处理活动。于可利介绍,目前具体办法尚未出台,但政策的调整给回收处理公司能够带来了更多期待,这也代表着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的回收处理体系将迎来大的变革期。

  有关调查预计,全国每年有超过2亿台家电报废。从目前业内回收情况去看,每年废旧家电进入正规拆解企业的有8000多万台,其中有20%-30%的家电进入二手流通环节,剩下仍有大量淘汰家电进入私拆领域。

  在我国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的流通过程中,从上游的生产端到下游的拆解处理端,中间的回收阶段是开放的,因此会出现废旧家电的不同流向。

  业内相关专家调研发现,在家电以旧换新的过程中,不论是生产企业,还是电子商务平台,对废旧家电评估的价格,与市场上的回收价格相比普遍偏低,相比个体私拆缺乏竞争优势。这是因为个体私拆和正规拆解企业相比,其成本较低。

  于可利给记者算了一笔“拆解账”:一台家电正规企业拆解成本,平均比私拆成本高30元,这包括环境敏感废物的处理成本、拆解设备的折旧成本、拆解和管理人工成本等,因此,正规的企业和平台缺乏价格优势。

  在国际上,欧美国家大多采用生产者责任延伸制(EPR),即给生产企业制定回收率目标。目前,我国的生产企业也在陆续开展相关工作,海尔、格力、TCL、长虹、美的、海信6家家电生产企业此前就实行了EPR回收目标责任制行动,2022年,总计回收目标约为1700万台,约占我国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处理量的20%。

  于可利表示,对整个回收处理行业来说,还需要加强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废弃物的流向管控,全国除了109家目录企业,还有30多家已经取得处理资质。整体看来,我国对废弃电器电子科技类产品的回收拆解水平处于国际领先,解决能力可以承接大规模以旧换新。

  此外,业内专家也提醒,除了传统的“四机一脑”,还要关注新兴小家电的流向,能否进入正规的拆解企业,还要建立从生产到处理的闭环管理制度,此外,提升二手家电的品质鉴定,对整个回收体系建设来说也是重要的一环。目前,国家针对废旧家电回收处理政策正处于过渡期,将来如何完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将对整个行业产生实质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