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鱼官方网站

快手总有新主播

时间: 2024-04-02 22:37:29 |   作者: 乐鱼官方网站


  • 功能特点

  5月24日中午12点,时隔53天,辛巴开始了复出后的第3次直播带货,这也是辛选年中购物狂欢节的*场。

  继3月27日的复出首秀后,辛巴在万千非议中变得低调起来。小葫芦显示,3月31日,辛巴进行了复出后第二次直播带货,销售额仅841.4万。

  整个4月,在其8611万粉丝的快手账号上,辛巴只更新了一条视频,宣布新创设计师大赛开幕消息;5月21日起,辛巴才重新更新了快手账号内容,为年中购物狂欢节做准备。

  另一边,快手在紧锣密鼓地推进电商直播活动,构建直播电商新生态,扶持新主播。

  5月18日,快手电商营业销售平台“磁力金牛”官网上线,这是一个综合性的电商营销平 台,包含但不限于粉丝头条、小店通的功能,是快手针对主播、品牌流量工具的升级版。

  快手磁力引擎负责人阿稳告诉毒眸(ID:DomoreDumou),“新平台能做资源、预算的融合,将粉条和小店通帐号打通,用磁力金牛一个帐号,为商家提供一体化的电商营销服务。”

  快手电商616大促也在“磁力金牛”推出后正式启动。5月20日,“快手珠宝夜市”专场带货直播活动上线名主播参与,销量排名前三的主播单场GMV超过80万元,新生的主播正在蜂拥而来。

  樊樊是一位快手上的野生达人。2020年3月,她开始在快手发布美妆视频。此前,她在美妆护肤领域有七八年从业经验,曾在淘宝和蘑菇街等平台直播,也做过代购。

  樊樊账号的联合创始人兼COO Frank告诉毒眸,去年3月23日,樊樊在快手开启了*场直播,当时销售额只有千元级别。

  6个月后,粉丝积累到20万时,樊樊在快手做了一场粉丝回馈直播活动,当场GMV超过120万元。2020全年,樊樊的销售额增至900多万元。

  一位熟悉快手的服务商曾对媒体表示,快手“中腰部”的垂直品类网红单场带货能力很强,“大家电在快手上很难卖,但一个20多万粉丝的主播带某品牌家电,客单价3000多元的65寸电视能买出100台。”

  同时,在这些变化背后,快手也在主动进行内部流量调节,一个重要的手段是开发新的流量工具和运营规则。

  一些带货主播为了获取流量,就会跟其他网红达人、娱乐主播自行达成约定,花钱冲进直播间打赏榜单的前排,主播会口播这些账号,将自己的粉丝导流给打赏额靠前的带货主播,俗称“挂榜”。

  这种方式下,平台能获得直播打赏分成,但对于数据和交易流程把控甚少,缺少主动权。

  阿稳告诉毒眸,“挂榜”不符合平台*的策略。“*波卖货主播这样成⻓起来的时候,平台从中没有得到多少收入。虽然打榜后平台也会抽成,但是很多东⻄不知道,包括商业模式是怎么发生的、直播打赏有多少属于挂榜,没有办法管控和引导。”

  于是,2020年6月,快手针对商家新推出了“小店通”,这是一款帮助商家获取公域流量涨粉、小店下单和订单支付的商业化工具。小店通可以引流视频,直接上热⻔,点击视频播放页,转到小店实现购买。

  今年2月8日,快手小店通发布了2020年度报告,数据显示自上线以来,小店累计服务客户数突破1万个。

  财报显示,2020全年,快手电商GMV3812亿,同比增长了5倍多。在2020年第四季度,线上营销收入成为快手的*大收入来源,直播打赏退居第二,这也使得快手当季毛利率创下新高,达到47%,高于2020年全年毛利率6.5个百分点。

  有了小店通之后,直播间流量投放更多使用官方工具,统一透明的规则让一些有实力的MCN机构快速崛起。

  在小店通推出后,快手也一步步拿回了对流量的主导权。过去一年,快手主播的生态版图悄然改变,更多的中腰部主播和MCN机构浮出水面,大家族式的主播渐渐失去头部阵地。

  壁⻁看看发布的《4月快手GMV前50主播榜单》显示,前三名是家族主播驴嫂、时大漂亮和蛋蛋,一共有9位辛巴家族主播,但大部分属于机构主播和品牌商家主播,比如遥望红人瑜大公子、朵拉朵尚创始人李海珍等人。

  最近一年,瑜大公子涨粉迅速,目前粉丝数为2375万,单场带货GMV最高达到3.68亿元。在今年4月的带货榜单中,瑜大公子位列第四,仅次于驴嫂平荣、时大漂亮和蛋蛋小朋友,而这三位都属于家族主播。

  2019年瑜大公子也曾尝试挂榜带货,但效果一般,之后,瑜大公子被赛马机制挑选出来。

  遥望网络总裁方剑此前公开表示,2018年底切入直播电商时,遥望采用了“赛马不相马”的机制,会为主播提供直播的场地、团队。“*批确定十个主播,每一个给300万投下去,留下来两个,另外八个淘汰掉,这两个人继续竞争。”最后赢得赛马的主播将获得遥望*的扶持。

  不同于快手家族式主播的江湖气,MCN机构孵化出的主播瑜大公子,更像是快手版的李佳琦,外形良好、礼貌得体,有粉丝粘性,但没有家族主播的泥土气,可以理解为更时尚,更偏向一二线城市用户的审美。

  4月9日,在由小葫芦主办的第四届网络红人营销大会上,快手MCN负责人陈镘羽介绍,快手把所有入驻的MCN机构分为SAB及入驻级别,目前S级和A级的机构超过40+,B级级别的机构超过200+,入驻级的机构超过3千+,而快手会根据不同的级别,设定扶持的资源包,资源包里面包含短视频粉条资源,直播粉条资源,小电通资源及商业广告。

  陈镘羽提到,去年6月小店通上线后,遥望开始将重金砸在了小店通,一举将瑜大公子从400多万粉丝推向1000万;李宣卓参加了快手平台的春节红包项目,粉丝也直接从800万冲向1000万。

  主持人华少的直播机构杭州直翼2020年6月起步,到目前为止,有多次GMV破千万的带货数据,华少在全平台明星带货榜前五,华少自己的肥仔华百货公司也逐渐形成品牌IP矩阵。

  比如,4月带货销售额排第9位的石家庄蕊姐、第18位的芈姐,第24位的都拥有工厂货源,在此基础上开始直播带货。

  2020年末,“糖水燕窝”事件爆发,辛巴的快手账号被封禁60天,直到今年3月底才复播,辛选旗下部分主播也受到影响。

  2020年后,在快手扶持下崛起的新主播,如前文所述的瑜大公子、娃娃,都是大家族以外的新面孔,新入场的MCN机构如涵签约孵化的红人,都是颜值型的种草博主,符合新一代快手主播的形象。

  飞瓜数据显示,今年4月20日,“西梅prune”以单场1258.6万的成绩登上当日带货达人榜第4名,这是“西梅”入驻快手以来第二次破千万。

  陈镘羽介绍,除了西梅以外,如涵旗下还有周周、猪有蹄、小婉等红人,粉丝体量均在200-300万,整体ACU(平均同时在线人数)较高,比如周周有381万的粉丝,但是ACU达到1.5万,场均GMV达到百万元;猪有蹄的ACU可以达到5千,小婉的ACU可以达到8千。

  可能是吃了过去“一家独大”的亏,快手新生态对中小主播显得更加友好,但也不会放任下一个“辛巴”出现。

  在新时期,快手已经形成了一套管理体系,足以应付过往辛巴等家族式主播的膨胀和“不守规矩”。

  2月26日,拥有4165万粉丝的猫妹妹,代表辛选团队首次复播,在线万元。

  直播从中午持续到晚上10点50分,因涉嫌违规,直播间两次被短暂封禁,显示封禁原因为“含有违法或不符合社区规定的内容”。

  其二,在整个流量大盘里,快手可以通过平台活动扶持新一代主播,在流量资源包和活动推广位上提供支持。

  毒眸采访到的中小主播樊樊、糖糖等人都提到,参与平台活动,当场直播会分配到一定的流量。

  在官方对外发声的场合上,快手也会选择符合自己要求的主播,塑造快手新主播的形象。在快手“一千零一夜”跨年晚会上,瑜大公子作为平台挑选出的电商主播代表登上舞台。

  目前,尚未看到有人能够替代辛巴的位置,但在快手的扶持下,已有多位新主播在快速成长,原来家族主播的高光逐渐成为过去式。

  在和抖音“Dou+”“巨量引擎”“鲁班”等类似的流量工具下,快手的磁力引擎将加速快手的商业化,拥有资金实力的MCN机构才能成为流量的新宠儿。

  阿稳告诉毒眸,商业化的流量是快手平台整体流量中很小的一部分。所以,“并不是说商业化的流量中心化之后,会导致生态发生变化,这是*不会的”。

  “站在商业化角度,头部客户能够持续生存下来,并且形成投放,是必须重点关注的问题,这是任何商业化都不能回避的问题。同时要考虑长远的发展,头部商家不是凭空长起来,总是从小到中再到大。在快手体系里,必须关注供给的问题。”

  所以,在快手,为了维护平台生态,要关注成长中的达人,让中腰部主播有成长的空间,从而匹配成长中客户的需求。

  “快手公司还挺有意思的地方是,即便做商业化都要考虑生态的问题,可能这是这家公司的基因。”阿稳说。

  快手的算法和抖音不同,粉丝关注会形成带来算法推荐的私域流量。如果将一个平台的流量比喻成一个蓄水池,快手的流量就是由一个个私域流量池汇聚而成;而抖音更像是平台从大的流量池里进行分流,给到有优质内容的主播和有投放实力的机构。

  近日,除了推出新的营业销售平台“磁力金牛”、开启616购物节,快手还发布了“品牌合伙人计划”。

  即使商业化加速,产品更注重沉浸式体验,快手仍保留了私域流量的地位和空间,其去中心化的算法机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这是它作为社区最核心的马达。